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解放军”向老乡问话,被一眼识破,美国中情局训练的就这水平?

20世纪60年代初,因为重生的人民共和国阅历了为期三年的困难时期,国民经济遭到严峻的自然灾害的冲击呈现下滑。这使得占据在台湾的国民党集团以为有隙可乘,所以从1960年开端,加强了向大陆进行装备浸透,妄图在我后方树立所谓的“根据地”,为“反攻大陆”做准备。

▲被我滨海民兵俘虏的间谍

1963年6月21日深夜23时许,10名接受过中情局练习,化装成解放军的国民党匪特在少校副支队长余业杰的带领下福建省诏安县滨海登陆,随后他们即一路急进,妄图在天亮之前就潜入山区荫蔽起来,搜集我军在当地的设防状况并乘机树立“游击根据地”,以进一步策应台湾对我滨海地区的浸透和损坏。

▲败逃台湾之后的国民党戎行从头换装

6月22日上午9时许,凤山公社西山大队一个民兵在后坪种田瓜时,刚好与这批“解放军”冤家路窄,余业杰拿着望远镜对着四周张望了一阵子,便满脸堆笑操着僵硬的诏安方言问民兵“老乡,当地有练习部队吗?”这个警觉的民兵审察他,见他尽管穿戴我军的制服,可是手上却戴着粗大的金戒指,脚上穿的也不是解放鞋,而是半统的美式军靴,他死后的几个“解放军”也都不似我军的风格,抽烟只抽半支就顺手丢掉,他当即理解这肯定是国民党匪特。

▲国民党戎行在台湾海滩进行演习,留意他们的装扮十分相似我军

所以民兵就伪装热心地答复说邻近既没有部队,也没有民兵,因为这里是小村子。随即这些匪特就离开了,这个民兵当即回到村里陈述,因为其时没有电话,村干部是骑车到公社汇报状况的,公社一面打电话给县里通报敌情,一面当即集中了民兵追寻这批匪特。

民兵一向追寻到风吹岭,见这些匪特在歇息后,便当行将下山的路途堵死,这时刚好接到陈述我驻军部队、公安部队也邻近的民兵都赶来了,将风吹岭悉数包围起来。为了避免敌人逃脱,我军组织了两层包围圈,并逐渐将匪特压缩包围在山头的狭小地区内。

▲美军参谋在教国民党戎行运用迫击炮

6月22日下午1时30分,我军对风吹岭上的10名匪特建议了进犯。匪特困兽犹斗,分为3个战役小组,使用山顶的大石头作为保护,反抗我军的进犯。我军以匍匐前进,荫蔽点射的战术,一步步地向山顶进逼。这些受过严格练习的匪特极端固执,尽管我军多次喊话要其屈服,但他们依然自以为是,垂死挣扎,并向我军投下手雷,炸死了我军1名兵士,带队冲击的一名海防哨卡副所长的也被击中2弹,幸而都被他腰部的弹夹挡住,没有受伤。

见匪特如此冥顽不化,我军一面继续加强火力限制对方,一面活跃调整军力,分多路一起向山顶建议进犯,使敌人无法一起抵挡我多路突击。在几个方向射来的弹雨之中,匪特的反抗总算一点点被压倒,我军其间一路部队抢先冲上山顶,朝着匪特一个小组据守的大石崖投去10多枚手榴弹,当场俘虏现已受伤的余业杰和别的1人。

▲逃台之后,国民党戎行痛定思痛,在日常的练习中力求学习我军的某些风格

别的一路部队也趁着敌人火力削弱之际攻上山头,搜剿匪特,见大势已去的1名匪特在我军的政治攻势下举手屈服,并交出了随身携带的电台和卡宾枪。此刻战役现已进入结尾,我军各部均已冲上山顶,而且展开了搜捕。

这时我边防部队的一个连长在搜捕中在一个陡坡的拐弯处和一个人忽然打了个照面,猝不及防的2个人当即各退一步躲在一块大石头的两头坚持,两边相隔约10米,连长提问“是谁?”,对方答曰“自己人。”随后两边小心谨慎地露出面来检查对方,对方脱下军帽挥动着向连长打招呼,但连长敏锐地留意到那个“自己人”脱军帽的方法显着和我军平常练习的不一样,所以他当即断定是敌人,他当即用手枪指向对方指令他屈服,见花招穿帮,匪特先下手为强,开了2枪,但被连长避过,在随后的枪战中,这名匪特被连长击毙。

▲被我军押解到公判大会的间谍

这场捕歼战役只是继续3个小时就告完毕,我军共击毙匪特6人,俘虏4人,缉获兵器一批,电台2部,取得了反击国民党小股间谍的又一次战役的成功。

赞( 429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解放军”向老乡问话,被一眼识破,美国中情局训练的就这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