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什么说吴用代表着社会底层知识分子不满压榨抵挡的呼声?

在《水浒传》中,吴用是梁山部队的军师,排名一百单八将第三位。从人物形象来看,吴用或许比不上宋江、林冲、鲁智深、武松、李逵等人物明显生动,但整部小说也花了非常多的翰墨来描绘吴用这个形象

吴用很有学问,精读诗书、颇有文采,祖上也是书香门第。其父其时是郓城县的文人,通晓琴棋书画,熟读四书五经,但也并非死读书之人。

大试之年,其父让吴用前往京城赶考,文章非常超卓。主考官也非常欣赏吴用的文章,本想点名定为状元,但是其时朝中权臣兼太师蔡京竭力阻遏。本来吴用没有前去参拜他,一句话便是礼送得不到位,终究一败涂地。

第二年,其父又让吴用进京赶考,等抵达曹州邻近时,他却打消了进京科考的想法,开端跟着一个老者研究周易、兵书。

三年后,吴用回到家中,却被父亲赶出家门,这才不得不投到晁盖庄上,以教学为生,自取道号加亮先生,表字学究,与晁盖成为知己。

在做私塾先生时,吴用就“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整整齐齐,清清爽爽,是宋代文人的典型装束。

吴用很有才学,读过四书五经,也懂些医术,写得一手好文章,本想“学而优则仕”,但是奸臣当道,他的宦途就此结束,封妻荫子的抱负也随风飘去。

自此,吴用往上层社会的路程断了,才调得不到发挥,无法为国效忠,只能在晁盖地点的东溪村上做个村庄教学先生,郁郁不得志。

在他心中,对这个社会自是不满的,可又无法挣开这命运的网,心有不甘而力缺乏。

所以,作为基层知识分子的吴用,以为要想改动自己的命运只能另寻途径。

当他得知,朝廷重臣梁中书将要给当朝宰相蔡太师送去十万贯的寿礼时,吴用当即意识到这便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只需劫取了这这生辰纲,荣华富贵不必愁。

他深知,要劫取生辰纲,第一要探明杨志所通过的路途,第二是寻觅能干事的辅佐。所以他先组织刘唐前往探明押解生辰纲所经的途径,之后又亲身去劝说三阮。

在劝说三阮,吴用体现出了他特殊的政治风姿,由于劫取生辰纲不仅是造反,仍是“家灭九族的阴谋”,三阮虽是贫穷渔民,但敢不敢参与,吴用心中仍是没底的。

三阮又均为不读史书的莽撞汉子,假如他们不参与,他一个村塾先生怎么敷衍曩昔?

不过,为了压服三阮,吴用早已胸中有数。

他先向三阮提出要买十四五斤重的大鱼。三阮说打不到这样大的鱼,原因是梁山泊有强者,不让他们去打。

吴用就用激将法,引他们谈谈梁山泊,阮小五说道:“他们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吃官司,论称分金银,异常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怎么不高兴?’

阮小七也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咱们只管打鱼营生,学得他们过一日也好。”

此刻吴用又激道:“这等人学他做什么?他做的阴谋,不是答杖五七十的罪犯,……倘被官司拿住了,也是自做的罪。”

阮小二分辩道:“现在该管官司没甚分晓,一片模糊,千万犯了迷天大罪的,倒都没事l我弟兄们不能快活,若是但有带擎咱们的,也去了罢。”

阮小七也道:“若是有识咱们的,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若能够受用得一日,便死了开眉展眼。”他们一齐向吴用表明了夙愿。

而吴用,则更进一步打听:“你们三个敢去梁山泊捉这伙贼吗?”

他们表明,若是这样,必遭江湖豪杰们嘲笑,并表明“这腔热血,只需卖于识货的”。这时,吴用以为瓜熟蒂落,才向三阮说了真实来意:投晃盖,劫取生辰纲。

三阮随即表明同意,且阮小七大方道:“一世的盼望,今天还了愿心!正是搔到我的痒处!”。

《水浒传》这样赞道:“学究知书岂爱财,阮郎渔乐亦悠哉!只因不义金珠去,致使群雄聚义来”。

吴用处于封建社会底层,但他决计抵挡,自动改动自己命运、取得安居乐业的好去处。

他的抵挡,代表了封建社会底层知识分子不满压榨抵挡的呼声。

赞( 881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为什么说吴用代表着社会底层知识分子不满压榨抵挡的呼声?